直线轴承、从直线轴承研究开发到制造的集成供应商|OZAK精工株式会社

 
www.8597.org
 

三星产业政府DRAM次产业 政府救?还是自救?

点击:
音频功耗耳机欧胜DAC WM8912极大地延长便携设备回放时间半导体亚运会系列首尔半导体LED为广州亚运会带来视觉享受产能面板供过于求LGD广州8.5代新厂喊卡 面板业松口气系统摘要详细电子下午茶:一卡通芯片密码安全引人忧Altera执行长称其在中国的芯片库存轻微过剩WitsView:全球面板需求分析中国技术年会Microchip技术精英年会将于11月在上海和深圳举行京东方去年液晶面板一边巨亏一边大建工厂 京东方穷人生存术中芯国际和Spansion扩展45纳米闪存生产合同
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这个令人既爱且恨的电子次产业,在全球金融危机与经济衰退下,为金融业后,台湾第2个政府考虑纾困的行业。由于渉及到数百亿元的规模,短时间内产业回归正轨的机率不大,成为头痛的问题。究竟政府该不该砸钱救?有必要严肃思考。

要强调的是,电子时报的立场,基本上应该挺DRAM业,主张政府施予援手,因为它是为电子业成立的;但从总体经济与社会公平上及市场竞争本质等更高层面看,提出适当的建议,避免政府做出重大的错误决策,基本上是媒体人的社会责任。

探讨这个问题,可以从政府该或不该纾困正反两方所提理由分析。首先是正方,也就是应该纾困的一方申述,接著,反方的理由再逐一提出:

纾困的几点理由

首先,该纾困系因DRAM产业投资金额很大,可以达成政府的两兆双星目标。缺少它,半导体业可能无法达到目标。不该纾困则系因DRAM投资额大,但产出的效益,基本上比不上韩国同业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经济政策目标能达成,代表当时的规画设想正确;但无法达成,显示政策可能过于乐观,或者政府与业者在执行上未尽理想。

当然,也有可能是执行力太强,以致产出良率保持高度竞争力,才能不断将价格杀低。究竟是流血竞争,使出全力硬撑;还是大家的竞争力都够强所致,我们不能立判,但还是分得出高下,就像奥运赛,选手都是各国首选,仍得分出名次。

其次,该纾困的理由是,DRAM产业规模大,不能让它倒。反驳者指这点没有什么道理,不能因为产业规模大,就没法让它倒。如果是这样,美国汽车业是绝对不能倒(美国汽车渉及数百万人生计,影响层面广且深,DRAM没有这个包袱)。18世纪英国纺织业曾是世界第1,不仅占有全球半数以上市场,还握有关键的纺纱技术,最后不得不让给美国这个后起之秀,而1960年代以后,美国纺织业被日本,亚洲四小龙,四小虎取代,现在则全部都被大陆取代。

产业发展历史可参考

DRAM产业发展历程极为相似。英特尔(Intel)不敌日本对手,放弃DRAM事业,全力改攻中央处理器(CPU),这是电子产业耳熟能详的经典事迹;日本在1980年代后,不敌台湾及韩国,目前和美国一样,DRAM名存实亡,仅留下象征性的1、2家。

纾困的第3个理由,DRAM产业对台湾电子产业供应链完整性很重要,缺少这一块,就缺少一项重要竞争优势。反驳者指这点站不住脚。DRAM是标准化产品,不仅可以快速、大量制造,各厂牌产品都可互相替代,没有台湾的DRAM产品,还是可以向外国厂进货。何况全球化以后,轻薄短小的半导体,随时都可以走空运与快递运达,及时组装及时出货。既然对电子业没有致命的威胁,「喝牛奶何必自己养乳牛」的俗话便能成立。

接下来是,产业有景气循环,未来DRAM还是有机会好起来,现在不纾困,等市场反转,就会错失机会。反驳者认为,景气是有好转的一天,如果业者能撑到那时,就自然而然脱困。但是撑不过者,因为政府纾困,就算撑过去,等下一度景气低迷时,是否还要再次纾困。前例不远,上一波科技泡沫过后,DRAM业不是便接受过纾困吗?韩国在1998年以后对三星与海力士(Hynix)做过纾困,但也仅剩2家,而且这2家都有自己的技术做基础,才能奠定今天的地位,且仍在DRAM事业上损失不赀。依照韩国逻辑,政府如果要纾困,就必须确定至少有1、2家DRAM能做到全球属一数二,而不是去救数家不大不小的业者。

不要扭曲 倒果为因

还有一个奇怪的理由:台湾银行体系对DRAM的贷款达到新台币4,200亿元,如果不纾困,可能会导致银行体系出现风险。反驳者认为,这是本末倒置,如果不是前波纾困(政府政策及压力)下造成,就是放款银行根本没做好产业(尤其是产业历史)研究。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随著DRAM次世代技术的推进,到下一波不景气来时,银行体系的贷放余额可能达到1兆以上的规模,届时,政府是否还要纾困?

或许,这次纾困可以让业者渡过低潮,等到景气回春。就算如此,DRAM届时的投资额会上跳到另一个更高阶的竞赛场地,18寸、24寸、30寸,谁知道?如到时不跟进,就等于放弃参赛;跟进,势必投资更多、更大,DRAM业者不向银行体系筹资,那要向谁?政府与银行的口袋够深吗?若是这波低潮走的够久够长,纾困1案撑得过去吗?如否,是否要加码做纾困2案,纾困3案?

从常规的商业与企业常识看科技业,有很多是不能直接套用的。譬如,科技业的产业生命周期相当短,技术更新快与淘汰率高,很多科技产业与产品,虽然在市场上进进出出,因为规模不大,较引不起社会注意,也不会引发重要后果。

赌局终会分出胜负

但是重型科技业渉及的技术、资本与脑力密集程度高,相形之下,进入门槛与退出门槛亦高。DRAM是其中具代表性的,不仅因为它是单一产品,而且使用普遍,无形中对很多国家而言,是形象与技术实力表征。但也是一个豪赌赌局,就像在最高级的赌场中,赌徒必须有极高的智能(脑力),深厚的经验(技术能力),还要有雄厚的财力。参与这场赌局的,都不是等闲之辈。赌局要赌多久,赌多大,没人知道,惟一规则就是,每次进到另一场赌局,桌上的筹码大幅提高。除了少数能掌握时机中途退场者能获得报酬外,半途被逼出场者,都输得难看。

对DRAM业者来说,此时放弃(不管是倒闭或被并于同业),面子上挂不住,口袋也损失惨重。对政府来说,重要产业受损,形象上也不好过;银行的损失则更实际。这些,都很伤自尊与财务。但是赌局一旦进行,就是淘汰赛,总是要有人出局,最后才能分出冠亚军。高科技产业的竞争定律是:赢家通吃。DRAM拚到最后,不脱此律。

平心而论,DRAM是自由竞争市场,而且是全球性的,原本需依市场竞争法则,终究会产生冠亚军,或者谁适合存活下来,这点DRAM业者看了近20年,早就了然于心,无需政府介入。政府介入纾困,除了时间、条件、程度与分配纾困资金等问题,可能引发同业在公平上出现异声,政府财政上现在与未来面临的挑战更钜。如果未能确实掌握这个产业的特性,提出提升这个产业的明确方案,仅为纾困而纾困,就会让这个纾困方案,最终变为愈纾愈困。

媒体报导未明确指出经建会主委陈添枝「救产业,不救企业」的具体涵义。如果官方判定台湾必须要有DRAM产业,笔者认为,比较自然的方式是让市场决定何者最后可存活下来,再支持这家相对最具竞争力的企业(最多2家),如此,不仅可以稳定市场部分的供需状况,也能让真正的强者继续参赛,把更多的脑力与实力放到技术研发上。企业强调核心竞争力,产业也同样需要核心竞争力。面子与里子可能让人不愿面对事实,自然力量最终仍会做出审判。

半导体汽车市场意法半导体2006年中国汽车半导体市场份额拔得头筹机顶盒地标市场机顶盒市场快速演变 芯片企业未雨绸缪华为接班人子承父业任正非女儿孟晚舟或成CFO 已在华为16年模块出货市场印刷电路板产厂看好散热金属基板这块新兴市场大饼京东方税额进口设备京东方合肥6代线拟申请政府退税16亿元请教大家FCP6的问题。路灯电池概念一举两得的妙用 用废旧电池点亮的LED灯美国半导体批评美国国家半导体推出全新Boomer®音频放大器景片舞台创意娱乐圈为LED“代言” 近一步与大众生活接轨
 
0.38719391822815 s